一家被否一家被暂缓表决 2020年IPO审核释放什么信

  2020年,IPO被否第一单出炉,它就是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曼股份)。

  嘉曼股份在报告期内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等问题。多位投行人士分析称,内控问题是嘉曼股份被否的要害。另一方面,天合光能成为今年首家被暂缓审议科创板上市申请的企业。

  在IPO高过会率的背景下,企业申报热情很高。嘉曼股份被否,是否会打击企业的申报热情?有投行人士表示,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嘉曼股份上市不成功主要是自己的问题。

  1月9日,证监会披露当日发审委IPO审核结果,襄阳长源东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晶科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家IPO申请获得通过,仅有嘉曼股份的IPO申请被否。

  发审委对嘉曼股份提出了哪些问题?发审委提出,嘉曼股份在报告期内,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等问题。

  具体来看,发审委提出,公司实际控制人曹胜奎与自然人初锋、马长海之间资金往来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申报后至2019年6月仍存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代垫费用情形的原因。发审委由此质疑嘉曼股份的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健全有效、会计基础工作是否薄弱等问题。

  此外,嘉曼股份还被问及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远小于同行业公司的合理性等问题。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在2018年发布的《年近70岁的退役军人要将童装企业推上市 嘉曼股份IPO遇“高存货、低计提”拦路》一文中分析指出,通过这项“财技”或可美化报告期业绩。

  2019年7月,证监会曾就此向嘉曼股份发出警示函。谁曾想,嘉曼股份即便收到警示函,仍然坚持上会。

  对于年内被否第一单IPO,业内人士也十分关注。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尽管发审委提出了四大问题,但要害问题还是在内控制度。“包括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个人代收款等情形,这属于虚假记载。内控不健全进而影响发行人的可持续经营能力,这是要害。”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表示。

  “支付款项代垫费用,我觉得单凭这一类问题就会被否。”一位头部券商的保荐代表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他觉得这属于态度问题,因为这件事本是可以做好的。

  “之前已被出具警示函,已经提到了上述内控问题,这已经非常严重。”一位券商投行部董事总经理表示,他对于这一结果并不意外,因内控问题被出具警示函,不撤材料坚持上会,发审委肯定还会重点提及。

  此前,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也暂缓了天合光能的上市申请,天合光能成为今年首家被暂缓审议科创板上市申请的企业。

  1月8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披露了审议结果。根据审核意见,天合光能被问及多处项目用地和经营用房存在法律瑕疵后的风险问题、诉讼计提负债等财务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无论是科创板、主板、创业板还是中小板,去年9月份以后,IPO通过率都比较高。

  譬如申报科创板的企业,仅有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科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科创板申请被否。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的申请被暂缓表决。

  科创板之外,嘉曼股份是继去年10月北京墨迹风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后,第二家IPO未获通过的企业。总体来看,A股IPO的过会率仍超过90%。

  值得一提的是,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创业板IPO获得通过。这意味着,最近两个月,没有创业板IPO被否的案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报道,受IPO过会率提升等因素,企业IPO申报的积极性很高。那么,随着嘉曼股份IPO被否和天合光能被暂缓审议,企业IPO申请的热情是否会降低?上述多位投行人士表示,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嘉曼股份IPO被否主要还是自己的问题。“从大的趋势上来说,现在还是鼓励企业申报IPO。”上述券商投行部董事总经理表示。